新能源-软件资讯-范文论文 -趣闻趣事-读书心得 -汽车资讯 -体育资讯-医药资讯-灯饰资讯-音乐资讯 -故事会-更多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音乐资讯 >> 正文

富阳惊现“唐宋大曲”

2020-08-10 06:12:49  来源:鑫达生活网  

中国古代曾有百人之众合奏的交响大曲吗?   除了齐宣王的乐人三百吹竽,唐明皇连昌宫的飞上九天歌一声、二十五郎吹箫管;留给我们的,只是故纸上的记忆:   史载,我国唐宋时期传存40余部宫廷大曲(相当国家交响乐),因战乱颠沛,已湮灭在年代的久远里。   很难相信,古谱无存的被音乐界公认为天簌之音的唐宋大曲,竟然会在浙北的山村出现,且不曾有过失忆;很难相信,一次次奔波,一次次被拒,一位民乐专家,竟以他17年的执着感动山民,使唐宋大曲得以再现天日。   而这一切,就发生在浙江富阳场口乡的真佳溪村里。   这就是唐宋大曲?   大班72人,小班36人,鼓锸笙笛锣、胡箫筝琴瑟,20余种72件民乐器,各司其职,各尽其调。唐装束裹,古风俨然。   上周,记者来到富阳场口乡真佳溪村,77岁的甲子会会长张汝杭努力从病榻上坐起,望定照片忆往昔。   何谓甲子会?语焉不详。只说一甲子60年,祖上定的,已经叫了足有20代。在甲子会吹了40年笙的张生根告诉记者:“吹奏弹拉的方法是家族延传的,十几岁就开始随班,吹箫的吹箫,拉琴的拉琴,由父亲或叔伯们传教,代代相传。”   应记者要求,张生根们拿起了家什,那是老掉牙的二胡、古筝及笙笛。但从委婉的曲调和轻点的锣鼓中,记者仍可感觉到那是一种古代庙堂里的华彩之音。然则何以证明,这就是唐宋大曲?   有亭一座,有匾七块,有谱七部。   亭高七尺,老木已散。“听父辈讲,亭是从皇宫里抬出来的。演奏时众人围亭而奏”,七块木匾,棱角磨圆,木质虽硬,却裂痕斑驳。上书“集大成”“武坛遗风”等。打开三本线装黄钞书,这就是宋时的工尺谱了。“工”发声为“咪”,“尺”发声为“来”,古代五声音阶,故简称为“工尺”。   见记者依然疑惑,一同前来的民族音乐专家陶明辉兴奋地道:“没有这七块木匾和完整的工尺谱,我还真不敢相信发现了唐宋大曲。”   吃了一个闭门羹   今年67岁的陶明辉,专攻民族音乐作曲,自上海音乐学院毕业后,在浙北工作40多年,其间母校调其回校,被他婉拒了。为何?总觉得这地方有戏。导师、著名音乐理论家沈知白曾说:从远古到唐宋,我国共存40余部大曲,有众多的文学记载,甚至还有听曲之后的描写,但这批古谱几乎无一保存。也许它会在某个偏僻之地再现?   寻其踪迹,陶明辉几乎走遍了浙北的乡镇。   陶明辉大吃一惊了。那是1986年,一个暮色临近的冬日时分,当他走近真佳溪村时,一曲清丽的乐音与老屋上的炊烟一起飘出山坳,那乐曲似来自天外,又似发自殿堂,但不久便被一阵吵闹的鼓点淹没,那闹腾的锣鼓证实,那音乐确实来自村里。循着音乐,他走进一户宽敞的厅堂。见他不期而至,乐手们罢手了,不想为外人所知。   陶明辉吃了一个闭门羹。“后来才知道,那个打锣节奏的领头人,是当年的古亭甲子会会长张是斌。”   谜底何时能揭开   一次不行,两次,两次不行,三次。拉家常,添购乐器,见陶专家心诚,乡民们慢慢准他听排演,后来还准他与乐手交谈。   陶明辉沉浸在这美曼的古音里。他发现:此地的古亭音乐旋律宏大而又清丽,她的独特风格与杭州各地的民间音乐有一种不可比拟的高雅,且乐曲章法结构严谨;除了正月十五、八月十五演奏,她从不在婚庆或丧葬中出现,平时演奏亦将他人拒于门外,谓之“古亭音乐是闭门而作的”,只为愉悦传承祖音的,不渲泄;演奏科班程式化,乐手“一只萝卜一个坑”,不许站错位;更奇怪的是,村里有一块祖先定下的3亩“公”田,曰甲子田,凡甲子会成员都得义务耕作,收成由甲子会会长保管,用于添置乐器。   作为“民间音乐”的新发现,陶明辉几次邀甲子会去市里录音,但都被婉拒了。怎么办?他开始偷偷默记曲谱,为的是保存不至流失。作为对古亭音乐的进一步探索研究,陶明辉用记下的古亭音乐主调编配大型歌舞《古亭乐舞》,一面市,便轰动了杭城,被誉为是中国的“音乐化石”,在2002杭州西博会上一举夺得金奖;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官员和法国巴黎演出公司经理专程奔赴富阳,希望《古亭乐舞》去法国参加艺术节。   尽管如此,真佳溪村的“谜”始终处在未揭状态,这谜到底何时能揭开呢?   陶专家的手颤抖了   张汝杭心急如焚。   自陶专家进村,时光一晃已17年了。老会长张是斌与一批年长的乐手们先后谢世,原来整班72人演奏的古亭音乐,17年前就只剩下36人,如今年轻人不学,甲子会日见衰微。   不能让祖传的音乐葬在了自己的手里!赶紧请陶专家!7月酷暑,77岁的张汝杭挣扎着从病榻上爬起,将他请上阁楼。掀开尘封的木箱,拿出七块木匾:“陶专家,这是祖上家底,传后,就拜托你了!”张汝杭又捧出三本古书,郑重道:“历代传下的祖训,此谱只可此看,不能带出村!”   陶明辉的手颤抖了:这不是传说中的工尺谱吗?毛边纸,红框边,字刻版式,此物年代久远。陶明辉再次震惊,他被告知:“我们祖上曾是宋代宫廷乐工,宋景炎三年元兵入侵时逃到这里。代代相传,演奏古亭音乐已有几百年历史。但当年的40部大曲现仅存7部,都在这里了。”   和史载合拍!据《宋史乐志》载:宋初循旧制置教坊凡四部(雅乐、宴乐、清乐、散乐)。南宋时,从河南随教坊(乐工)140人来临安。   苦苦寻觅17年的答案终于解开,《唐宋大曲》端倪初露。陶明辉迅即将消息告知原上海音乐学院院长江明淳、浙江民间音乐大师马骧等人,让他们分享这个好消息。回电惊人一致:欢呼,为这件中国音乐界的大喜事!   来自南宋某教坊   富阳文联全体出动,在古亭甲子会的支持下,把“珍宝”从阁楼上悉数搬出,并尽可能将古亭加以恢复。参加复原的周竞远说:古亭用紫竹精编,其状似宫廷角楼,角楼八扇活屏和窗面上有诗画,诗画大都取材于名人名句或千古范本。这位曾任富阳史志办主任的富阳市宣传部副部长告诉记者:“就其整个形状而言,与2001年杭州城隍山出土的南宋临安城的古亭残段复原后完全一致,这再一次验证了遗存的古亭音乐,就出自南宋临安的某教坊。”   上周末,陶明辉已全部整理出了“唐宋大曲”所存7部乐章,经对照,其中“大花鼓”、“三百子”、“乾坤镜”、“分狄”、“背疯婆”五部套曲,乐曲结构上与传说中的唐宋大曲的曲式完全吻合。而第六《水漫》、第七《和番》,乐曲的风格已出现西北遗韵。这样重大的音乐题材和地域风格异同结合的乐曲,显然决非“民间”所为。   他告诉记者,“唐宋大曲”找到了,首先考虑的就是如何传承,这是中国音乐界应尽的责任。为有利传承,对尚存的古亭甲子会应扶持成团,云南纳西古乐是个榜样,如果在旅游名城杭州建立一支新“甲子会”,唐宋大曲必将会重放异彩。